雪花邂逅了見慣了夏的繁花

u=4107921723,784192587&fm=23&gp=0.jpg
最令人嘖嘖稱奇的是天上的雲了,秋天的雲是成熟的,不像其它季節的雲朵那般羞澀,嫵媚而又不失含蓄,有種不需任何修飾的秀美。而且來得快,走得也快,總是帶著一種不水解蛋白期而遇般的柔情。所以面對沉靜溫存的雲,有時就如同面對一位矯情的女子,情思全注於凝視,話語都藏在心間。

秋天的雲在天空堆積著、變幻著不同的形態。厚重而悠長,總能讓人們陷入沉思,總會讓人們浮想聯翩。

秋天在世人眼裏既是一個季節,同時也是一種心境。那份寄托,總是會被秋天的雲所輕易地呈現出來。雲時而朵朵相連,時而又散落在遙遠的天邊。

夜幕降臨,晚霞染紅了天邊,雲蒸霞蔚,忙碌了一天的草原兒女們,開始整理一天的收獲。炊煙嫋嫋,隨風飄散,秋天草原的夜晚格外的涼,涼得有點透骨,涼得讓你感受到水解蛋白秋的蕭瑟,月色慘白,草色煙光淒清裏,無言誰解憑欄意,置身其間,有一種憂深思遠的感歎。

聽膩了春的情話,經曆了春風的洗禮,飽受了夏雨的滋潤,秋陽高照下的草原是一派長勢喜人、豐收在望的景象。在收獲希望、釋放喜悅激情的驅使下,草原的盛會——那達慕大會如期而至了。

那達慕,蒙古語意為遊戲或娛樂的意思。那達慕的曆史由來源遠流長。原始社會,生存在草原上的蒙古民族逐漸掌握了與野獸格鬥的本領,隨著社會的發展,摔跤、射箭、賽馬成為高原遊牧民族鍛煉身體和遊藝的體育活動。

曆史上的那達慕,起初只舉行射箭、賽馬或摔跤的某一項比賽。1260年,忽必烈作了蒙古大汗,建都開平,1267年把統治中心遷至燕京,1271年改蒙古國號為“元”。1279年滅南宋,統一了全國。那達慕活動也就更為廣泛地開展起來。清代,那達慕逐步變成了由官方定期召集的、有組織有目的的遊藝活動。活動的規模、形式和內容都有了更大的變化。

秋天的草原鮮花爛漫,綠草茵茵,成千上萬的蒙古族牧民,穿起節日的盛裝,不顧旅途的遙遠,男女老少,乘車騎馬,雲集到那達慕的營地裏。素日寧靜的草原,彩旗飄揚,人流縱橫,牛羊歡叫,牧馬嘶鳴,呈現出一派繁榮的景象,氈包象珍珠撒滿草場,人流象潮水水解蛋白來自四方,駿馬象流星追雲趕月,歌聲象百靈婉轉悠揚,……,草原沸騰了。

草原秋天的雨是頻繁的,一會兒時豔陽高照,不一會兒,一陣秋風掠過,引來一片烏雲,雨飄飄然地下起來了,一場秋雨一場寒,寒冷的氣流來了,預示著離冬日不遠了。

荒草遍及的草原,,一片、兩片,三片,……,任憑雪花恣意落下,先是小小的晶粒狀,慢慢地變成了片狀、菱形狀、星形狀,形態各異,不一而足,洋洋灑灑,惟餘莽莽,仿佛到了一個混沌的世界,置身其間,有一種茫然若失的喟歎。
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